給領導匯報工作,區區4個字就能體現高水平!

來 源:未知發表日期:2019-09-06

  職場中,有人認為:我每天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,為什么還老是要匯報工作?匯報只是一種形式而已。殊不知,匯報本身就是工作,是你職責的一部分。

  通過匯報,領導可以借此機會了解你在崗位上的具體行為和工作想法,從而為你提供資源支持和幫助,確保項目在可預測的方向上不斷推進。

  雖說我們不會因為一場好的匯報而立馬升職加薪,但因為一場糟糕的匯報而失去晉升機會的情況還是蠻常見的。

  01

  方法論跟方法有什么不同

  假設你有一個“話題終結者”的缺點,特別是跟女生聊天。經歷了幾次相親的失敗,你決心改變自己,向戀愛大師請教破冰聊天的技巧。

  于是,戀愛大師告訴你一些建議,還有一整套常用話術。

  你回頭一試,果然有效,終于可以聊到十句了,可十句話一過,總有一句讓你繼續“話題終結者”的光榮稱號——你又不知道該說什么了。

  回頭繼續請教,戀愛大師好像知道你會回來,這回,他沒有給你更多的具體話術,而是介紹了一個叫“上堆下切”的語言體系。

  首先,請比較下面兩段對話中,男生兩種回答的不同之處:

  對話A

  男:認識一下可以嗎?

  女:為什么啊?

  男:交個朋友嘛……

  對話B

  男:認識一下可以嗎?

  女:為什么呀?

  男:剛才在電梯旁看見你,也不知怎么的就向你走過來。說實話,我也被自己嚇著了……

  在對話中,對方說了一句話,你想要把話給接住,通常有兩個方向:

  一個是往上堆,把話題往“形而上”的方向引,直接給答案、下結論,這叫“上堆語言”,比如對話A的回答“交個朋友”。

  一個是往下切,把話題往“形而下”的方向引,最常見的方式是描述具體的情景、表達細膩的感受等等,這就叫“下切語言”,比如對話B的回答。

  日常生活中,絕大部分的對話都是脫口而出的。而一個人之所以成為“話題終結者”,是因為習慣性思維是每一句話都想“向上堆”。

  女:“你做什么工作?”

  男:“我做程序員。”

  “總結”是上堆語言的功能之一,一秒鐘,干凈利落地結束話題,雙方又要重新想話題,真累啊……

  如果用下切模式回答這個問題:

  女:“你做什么工作?”

  男:“我最近在做一套程度算法,它能自動識別鏡頭里的男生和女生,進行不同效果的美顏濾鏡,很強大的。有一回,我用兩條狗做測試,結果程序識別一條是公的,一條是母的……”

  一大波話題正在向你們襲來……

  蔡康永在《康熙來了》一集中為了說明細節是聊天的靈魂,舉了個例子,“和女朋友去逛街”就很無聊,“和女朋友在電器城里逛了四個小時,最后女朋友買了個攝像頭,為的是和另一個男生聊天,并堅持自己買單……”才有趣。

  從套話話術到“上堆下切”的理論,就是從方法到方法論的過程。理解了這個理論后,你再回頭看那套話術,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,就能自動生成新的話術。

  當然,有些人覺得沒必要,不就是個“搭訕術”嗎?我就是談個“以結婚為目標的戀愛”而言,懂點技巧就夠了,要什么方法論啊?掌握這套方法論的人屈指可數,可大家不都脫單了嗎?

  請別著急,接下來,我就以這套“上堆下切”的語言體系,告訴你方法論比方法強大在哪兒。

  02

  上堆下切的應用之一

  工作匯報的表達形式

  首先,我們想一想,為什么很多男生不喜歡“下切語言”?

  因為很麻煩啊,你要去想一堆話,所見所聞所感,很可能你想說的只有一句話,“累死了,莫挨老子”。

  而且,你的“上堆”語言,不管是評價概括、還是因果推測,又都是陳辭濫調,讓人沒有半點繼續交流下去的欲望。

  這種感覺是不是很熟悉?有沒有當年寫作文永遠都是滿分60分拿42分的感覺?老師的評語是不是永遠這兩句:

  語言枯燥,沒有表現力;

  行文散漫,中心不突出?

  讓我們來看一看高分作文的標準

  深刻:透過現象看本質、觀點具有啟發作用(上堆)

  豐富:材料豐富、論據充足、形象豐滿、意境深遠(下切)

  有文采:用詞貼切 、句式靈活有表現力(下切)

  有創意:見解新穎(上堆)、材料新鮮(下切)、構思精巧(上堆)、想象有獨到之處(下切)

  作文技巧千百條,方向歸根到底就是兩個:“上堆”要有高度有新意,“下切”要更形象更豐富。

  道理大家應該都明白了,可高考已是若干年前的往事了,現在說它還有意義嗎?

  意義就在“表達方法論”上。從聊天破冰到高分作文,這個“上堆下切”的方法論,建立在一個底層方法論之上,它對應的是人對語言類信息的普遍反應:要么被新鮮深刻的觀點說服,要么被有畫面感的語言觸動。

  理所當然,這個方法論適用于一切溝通,比如職場上的工作匯報上,無論是口頭,還是書面,你的基本表達形式只有“上堆下切”兩種。

  假定你要向上司匯報昨天拜訪客戶的情況,在組織內容時,如果你把你看到了什么聽到了什么感受到什么,如實地向上司進行描述和說明,這就叫下切;

  相反,不去說過程,直接總結該客戶的優劣勢,陳述你的目標,表達你對該客戶的判斷、推測,這就叫上堆。

  當然,工作匯報肯定是既有上堆也有下切,但一定是側重于某一個表達形式。到底是以上堆為主還是下切為主,首先要看上司的領導風格。

  如果上司是個關注結果而非過程的人,那么上堆表達更重要。你如果啰啰嗦嗦說一大堆,他反而覺得你缺乏邏輯。

  反之,如果上司是個關注細節的人,那么下切比上堆更重要。

  另外,也跟你匯報的內容有關,如果你之行只是初次拜訪泛泛而談,并沒有很切實的感受,匯報的重點是提供一些信息讓領導判斷,那么下切更合適。

  反之,如果你已經多次接觸,并有了一個明確的結論,那么匯報的重點肯定是你的結論是什么?它有哪些依據支持?你的下一步建議?很明顯,上堆更重要。

  說到這兒,估計大家的新鮮勁兒也過了,這有什么大不了的,沒聽過“上堆下切”之前,我不也是這么做的嗎?

  好的,讓我們再轉到一個你以后會接觸的領域看看。

  03

  上堆下切的應用之二

  管理溝通風格

  請大家考慮一個問題,為什么生活經驗中,男性經常使用上堆語言,女性經常使用下切語言呢?

  美國語言學家黛柏拉·泰南做過一個試驗,把錄音設備放在男女志愿者身上,對他們談話的語言文本進行分析,研究男女溝通風格的差異,推出了一個觀點:

  女性習慣于“關系語言”,即“建立親密關系的語言”,男性習慣于“權力語言”,即“建立支配地位的語言”。比如:

  女A:“上午見的客戶真是奇葩,他居然……”

  女B:“就是啊,我昨天也遇上一個奇葩客戶,他……”

  (下切語言,開啟吐槽模式)

  女:“上午見的客戶真是奇葩,他居然……”

  男:“我覺得他這樣做的原因是……,如果是我,我會……”

  (上堆語言,終結話題)

  換句話說,在開口說話之前,男人心里有個聲音:“你要說的話,是讓你地位更高了,還是更低了?” 女人心里的聲音則是:“你想說的話,是讓你們更親密了,還是更疏遠了?”

  究其原因,大概是因為兩性在小時候就被提出了不同的要求,男孩子被要求勇敢、好勝,女孩子被要求文靜、可愛。

  所以,上堆語言并不是天生的男性思維,而是一種表達支配欲望的語言模式,不管是總結概括,還是動機推測,都是在爭奪話語權。

  同樣,下切語言并非天生的女性思維,而是一種表達平等親密關系的語言模式,不管是表達內心感受,還是就事論事的描述現狀,都是在以一種平等的姿態對話。

  理解了上面兩點,我們就可以把“上堆下切”的方法論延伸到管理風格領域,先來看一看兩段工作中上下級之間常見的對話,體現一下它們的不同:

  對話A:

  員工:經理,上次老板推薦XX客戶,老是約不到見面的時間,他們老總最近都很忙啊。

  經理A:你要搞清楚約不到時間的真實原因是什么,這個任務很重要,務必要完成。(上堆)

  員工:(汗)明白了

  對話B

  員工:經理,上次老板推薦XX客戶,老是約不到見面的時間,他們老總最近都很忙啊。

  經理B:你聯系了誰?聯系了幾次?聯系到什么時間?(引導下屬下切)

  員工:我找的是小黃,Balabala……

  經理B:是不是小黃沒有搞清楚這件事的重要性?他是不是對我們公司不太了解?時間總是能安排出來的嘛。

  員工:我已經把事情都說了,Balabala……

  經理B:有些事情電話里不一定能說清楚,你是不是到他們公司去一趟,把相關資料都打印成文本,要不要請XX先跟XX溝通一下?……

  對話A非常簡潔,員工也沒有得到具體指導,但他從另一個層面,意識到事情另有原因,應該找別的突破口;而在對話B中,員工得到了具體的指導,但這段對話,耗費了管理者相當長的時間。

  具體來說,如果管理覺得對話已經可以結束了,或者想啟發激勵下屬,他就可以用“上堆模式”去總結概括,或推測因果關系。

  但在實際管理中,管理者使用“上堆語言”,常常是因為自己沒想明白, 就用“這個任務很重要,務必要完成”先塘塞過去,給自己爭取時間,這是一種典型的權力思維——工作放在一邊,首先要保住自己的權威形象。

  其實這種情況下,更好的方法是用對話B的“下切語言”,跟下屬一起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,或者他希望借此建立一些工作方法,他就可以用“下切模式”去把對話引向具體細節、感受、描述問題、就事論事等等

  此外,這兩種對話模式還與領導形象有關,常常用“上堆”語言溝通的上司,往往給人以權威、有力量、善于激勵、善于總結、啟發性強的領導形象。

  而常常用“下切”模式溝通的上司,往往給人以親和、有耐心、實事求是、注重實際的領導形象。

  “上堆下切”除了內容、功能不同之外,還傳遞了不同的情緒。

  04

  上堆下切的應用之三

  情緒管理

  男女兩性對這兩種語言模式的感受也是不同的:

  開頭的兩段對話,男生A的回答,在男生看來是簡單直接、干脆利落,但女生很可能覺得這個人有“自大狂”和“攻擊性”傾向;

  男生B的回答,在男生看來是唐僧嘴羅里吧嗦,但在女生看來,這種有畫面感、注重內心感受的表達方式,建立了親切感,不太容易拒絕。

  上堆語言在非親密關系之間,會傳遞進攻和控制的情緒,它會讓沖突感更加強烈,有時也有激發進取的效果;

  而下切語言相反,傳遞的是平等交流的情緒,可以緩和緊張對立的氣氛。

  電視劇編劇有一個基本的技巧,想要讓沖突升級,就讓角色的臺詞“上堆”,想要化解矛盾,就讓角色的臺詞“下切”。

  你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?——上堆,引爆沖突

  餓不餓啊,我煮碗面給你吃!——下切,緩和情緒

  前段時間有一篇文章,講孫揚和姚明面對挑釁不同的應對方式,其實剛好是兩種不同的語言模式產生的不同效果。

  霍頓:我才不跟一個drug cheat 合影呢……

  孫楊:你可以不尊重我,但你必須尊重中國!

  ——上堆語言讓沖突升級

  巴克利:姚明就是個菜鳥,只要他單場得到19分以上,我就當眾親驢屁股!

  姚明:那我就天天都拿18分吧!

  ——下切語言化解矛盾

  當然,上堆語言制造沖突并不都是壞事。

  2018年亞運會男籃奪冠后,觀戰的韓國籃協主席跟姚明握手告別時說:“你們運氣真好。”面對這句可以看成開玩笑,也可以看成挑釁的話,姚明的回答是:“謝謝方教授,運氣一般留給做好準備的人。”

  這同樣是用上堆語言制造沖突,但姚明此時的身份是中國籃協主席,對方的話并不是沖著他個人來的,自然不能像之前那樣回避,這句話更像是對球員的激勵。

  工作中,遭到同事質疑是常有的事,很多人的第一反應都是上綱上線懟回去:

  你根本沒聽懂我的方案,也不了解這個項目——上堆,因果分析

  你這是在質疑我的能力嗎?——上堆,總結動機

  我沒這個本事,你行你來啊——上堆,結果導向

  我之前討論過應付同事質疑的三個方法,其中第二條“把挑戰化解成補充說明”,就是用下切的方式去化解沖突:

  我們都知道,從來就沒有完美的商業計劃,創新的一定是有風險的,效果好的通常很貴,需要完美執行的大概率會拖延工期……任何反對都建立在正確的部分上,從本質上說,都是對你的方案的“部分肯定+部分補充”,你完全可以利用這一點“四兩撥千金”:

  對方:這個技術方案,現場人員根本沒有經驗執行……

  你:提醒得很有道理,這是一個很有新意的方案,我們會事先加強這方面的培訓。

  ——下切,開放肯定

  對方:太貴了,預算根本不夠,時間也來不及……

  你:提醒得很有道理,這是一個很有高度的方案,我們可以在執行中用階段性成果去申請更長的時間和更多的預算。

  ——下切,具體細節

  05

  總 結

  你看,聽過那么多方法,依然說不好一段話,因為你沒有“方法論”,從具體方法到更系統的方法論,我們看到的是萬物之間的普遍聯系,人的基本行為模式,所以能舉一反三。

  文章太長了,最后還是總結一下“上堆下切方法論”:

  1.在對話中,做結論,尋找動機、進行推理預測,這叫“上堆語言”;描述具體的情景、表達細膩的感受,就叫“下切語言”。

  2.日常生活中,絕大部分的對話都是脫口而出的,一個人之所以成為“話題終結者”,是因為習慣性思維是每一句話都想“向上堆”。

  3.匯報工作和寫作文一樣,無論是口頭還是書面,“上堆”要更有新意,“下切”要更形象生動。

  4.在管理中,經常用“上堆”語言溝通,往往給人以權威、有力量、善于激勵、善于總結、啟發性強的領導形象;用“下切”模式溝通,往往給人以親和、有耐心、實事求是、注重實際的領導形象。

  5.在情緒傳遞上,上堆語言有激發進取的效果;而下切語言可以緩和緊張對立的氣氛。

福彩双色球规则 ?

重要提示

1、報名前,應認真閱讀中國人民大學網絡教育入學指南,充分了解我校網絡教育的辦學模式,并愿意遵守學校的各項規定和要求,努力完成學業。
2、報名表一經確認,將隨成績等進入學生檔案,你需要對本報名表所填寫內容的真實性負責。
3、如同時報讀學歷教育和非學歷教育,須分別填寫學歷教育報名表和非學歷教育報名表。

學歷教育報名 非學歷教育報名